南營、資訊過載與賽博格

上週六我在 Geneva.Zone (instagramtelegram) 網路座談分享,包括八月時在雅加達舉行的 Disinformation & Disclosure 研討會(我的會後紀錄)以及暑期學校中與來自亞洲各地參與者互動的經驗,得到參與者的一些迴響。雖然我一個人幾乎講了將近一個半小時,回頭想想,可能有幾個概念需要再說明一下。

所謂的南營(Global South)原先指在政治、社會與經濟的南北分歧中之發展中國家,西德總理威利.布蘭特曾經在一份報告中(註1),依照北緯30度線將南北分歧在世界地圖上畫出來,看起來就像一隻貓在玩球。全球數位落差,也約略符合這個脈絡。

近年資通訊基礎建設加速後,南營國家也成了眾多網路公司爭奪下一個十億用戶的布局重地。亞洲經濟發展快速,自然是有目共睹,如東南亞島嶼部的印尼,南亞的印度次大陸,再加上南美的巴西和非洲的奈及利亞。除了及少數的例外,在一般華文媒體傳達的訊息中,通常對這些國家發生的事情只有簡單帶過。然而在假新聞議題裡,這些國家各自的媒體生態,呈現出非常複雜的產生—傳遞網路。

我在和與會友人分享時,總是會想著台灣的經驗,可以如何與南營國家對話?有哪些能夠互相借鏡之處?不過,在那之前,免不了要談社會背景和環境,但光是想到要跟印尼朋友解釋台灣的移工現況,還有聽他們說當地華僑種種,有時就足以讓人羞愧到抬不起頭來。


談假新聞,或者說資訊症候群(information disorder),無可避免的必須討論人與資訊、資訊與科技、科技與人的關係。科技與社會研究(Science, Technology and Society)最常提到的大概就屬傅柯(Michel Foucault),對於主體性以及知識/權力論述。我們對主體的認識來自資訊,資訊產生則是源自一個現有的權力架構(註2)。Nishant Shah(Center of Internet and Society 共同創辦人,目前是荷蘭ArtEZ藝術大學的學術長)在暑期學校時,以身體作為比喻。自然獲得性別角色者所呈現的表徵,是原生資訊的集合體,而且已經內化而不需要經過思考。就像每天早上起床,決定要穿什麼衣服,通常不需要太多時間。

但是跨性別者則不然。由於缺乏原生資訊,為了在這樣的身體上重新建構性別角色,跨性別者需要精心規劃,透過科技/技術的協助,來突破主體的限制。他人接收到的訊息是科技的結果,而在觀看—被觀看的途徑互動下,強化了兩方的回饋,結果就是跨性別者身上,時常呈現出比自然獲得性別角色者更強化的性別意象(Hypersexuality)。

從這個角度理解 misinformation, disinformation, malinformation,就會發現一般討論並不會試圖解析、了解這個建構過程。在打「假」以前,或許可以先想想「真」是怎麼產生的。


除了主體,知識/權力,另外一項和資訊有關的現象是資訊過載(Information overload)。

生活在數位時代 (digital age)的我們,或許已經認為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常態。不過,公元前埃及的亞歷山大圖書館,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、人類知識的集大成,希臘文化的中心,全盛時期藏書約40–70萬卷,大約只有台大圖書館的1/6。

亞歷山大圖書館兩次被毀後,有很長一段時間,知識掌握在教會手上。中世紀時,教會對於一個人能夠接收多少資訊有過許多辯論,認為若掌握太多資訊,將會使道德(moral)有所減損。而奧古斯丁 (St. Augustine)所提出的光照理論,就是解決資訊與道德間的困境,強調透過來自上帝的神聖光照(dividine illumination)獲取知識,以及透過愛上帝來使自身品性良善。

這個概念一直持續到印刷術出現,但對資訊過載現象的認知,似乎是最近才從例外轉為常態。經過數千年歷史的演進,人類處理大量訊息的能力,有明顯變化嗎?記憶容量依舊是有限的。

大量的資訊造成虛假的親密感(false intimacy),因此得到和記憶不符的資訊時,就破壞了這樣的信任關係,造成心理或道德上的衝突,也就是所謂的背叛。比起訊息真偽與否,破壞信任/親密感的背叛(information betrayal)恐怕才是真正觸發情緒反應並且付諸行動的關鍵。

Cyborg

無論是否願意,我們都已經成了賽博格(cyborg, 註3) — 是人與科技的混合體,也同時反應環境與虛構的造物。


註1:作為西德總理,威利.布蘭特(Willy Brandt)最出名的,大概是讓他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華沙之跪,不過這裡指的是他擔任國際發展議題獨立委員會(Independent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Issues)主席時的那份布蘭特報告

註2:以上敘述超出我個人語境許多,歡迎熟悉傅柯的朋友指正。

註3:詳見 Haraway, D. (1985) «A Cyborg Manifesto: Science, Technology, and Socialist-Feminism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». Simians, cyborgs and women: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, 149–81.(中譯本由群學出版)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